男子伪造“离婚”同情人买房买车 原配起诉要求分割车房产权

电影资讯 浏览(1423)

原配起诉要求分割车房产权东方网记者刘力和通讯员胡明东8月6日报道:近日,上海宝山苑上演了一场“狗血”剧。朱先生与“情人”刘女士在一起,找一个陌生的女人假装是一个妻子登记离婚,然后娶刘女士为对方买房买车。

在黑暗中的陆女士发现她多年后“离婚”了。知道真相的陆女士向宝山法院发誓“小三”。

寻找某人假装是妻子离婚的人

2005年1月,朱先生与卢女士结婚。朱先生于2007年与刘女士会面。在此期间,朱先生故意将刘女士的婚姻情况隐瞒,并追捕刘女士。很快,两人坠入爱河。 2009年,他的妻子吕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儿子,但朱先生仍与刘女士保持着婚外关系。

虽然朱先生完全“介入”了两个女人之间,但事情是不可避免的。刘女士偶然得知她的情人是已婚人士。

2010年5月,为了安抚刘女士,朱先生偷偷签了假离婚证。不安的刘女士去民政局询问并确认她在发现假证书后与朱先生发生了很大争执。为了平息刘女士心中的愤怒,2011年3月,朱先生投资9万多元购买以刘女士名义登记的汽车。

为了进一步向刘女士保证,同年4月,朱先生居然随身携带了妻子的身份证,户口簿,结婚证等证件,并发现一名女子假冒并共同前往民政局报名参加离婚。

第二天,“正义和坚强”的朱先生登记并与刘女士结婚,刘女士正在“回报她的愿望”。这两名男子在“结婚”后还生了一个孩子,并共同投资买房,房子是以刘女士的名义登记的。

对于所有这些,陆女士不知道。直到2016年,事件被偶然揭晓后,朱先生才供认不讳。 2017年1月,朱先生和刘女士签署了《离婚协议书》,规定朱先生放弃了房子和汽车的份额,所有这些都归刘女士所有。被告知此事件的卢女士认为,刘女士知道朱先生仍然参与婚姻,并且恶意接受朱先生的财产,并侵犯了朱先生与丈夫和妻子的共同财产权。

为了维护自己法律的权益,吕女士起诉刘女士到上海宝山法院,朱先生作为第三人出庭。

法院:房车属于被告,需要支付原告折扣。

在审判过程中,被告刘女士认为,朱先生一开始就说他是单身,并且在他的爱情中也离婚了。当我结婚时,我意识到朱先生刚刚注册离婚。由于家人已被告知宴会,双方仍然在2013年登记结婚并生了一个儿子。这是他们自己的个人财产,是房屋的所有者和房产的所有者。竞争车辆也于2010年购买,它也是被告的婚前个人财产。离婚后,双方对该车辆提出异议,并在离婚协议中将其写入。

刘女士认为,在被告与第三人同住期间,朱先生没有任何收入,家庭生活费用是被告的负担。在案件的情况下,礼物由第三人提出,因此被告不是适当的主体。在该实体中,由于第三人的过错,被告的婚姻被宣布无效。被告和儿子的合法权利也应受法律保护。总之,要求解雇原告。

第三人朱先生表示他同意了原告的请愿书。房屋购买价格为118万元,首付款第三方出资50万元,被告出资20万至30万元,被告名下贷款40万至50万元。第三人的公积金用于偿还11万元的贷款。第三人拥有房屋的一部分,但在被告的尴尬中,房屋是以被告的名义登记的。

上海宝山法院认为,原告银行账户陆女士提供的第三方银行账户信息显示,该部分汽车购买7万多元的款项由第三方银行账户直接支付给卖方。首次付款的房子超过36万元,也由第三方的银行账户直接支付给开发商。可以看出,第三人并未向被告提供购买和购买款项,被告可以自由解雇,而是直接向卖方支付款项。因此,第三人具有与被告共同出资和共同购买的含义。

此外,在被告与“第三方”建立浪漫关系后购买车辆,在“结婚登记”前一个月,双方购买“婚姻登记”之后购买房屋的双方均为共同生活的目的。结合双方在“离婚协议”中的行为,争议房屋和争议车辆应视为“夫妻共同财产”。有争议的房屋和车辆应被确认为被告和第三方的共同财产。

至于朱先生和刘女士签署的协议《离婚协议书》,是否适用于房屋与车辆之间的争议?由于被告与第三方之间的婚姻从一开始就无效,而第三人在与原告的婚姻关系中投资购买汽车或买房,相应的财产份额应为丈夫的共同财产。原告的妻子。第三方单方面对共同财产的份额进行了上述处罚,侵犯了原告处置夫妻共同财产的权利,因此应视为无效。

因此,上海宝山法院裁定,被告刘女士和第三人朱先生于2017年1月签署了《离婚协议书》,并且房屋和车辆的处置无效,房屋和车辆属于被告刘女士,以及房屋剩余的贷款。被告继续承担被告刘女士的责任,刘女士向原告吕女士和第三人朱先生支付了上述房屋折扣97万元,车辆折扣7000元。